法国侨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4|回复: 0

[绝对原创] 悼念援越抗美老兵冯清玉科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6 20:4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悼念援越抗美老兵冯清玉科长

巴黎 陈湃

作者陈湃老相片

2023年快要结束时,我接到噩耗:原沈阳军区空军高炮第一师群众科冯清玉科长,已于2023年 7月9 日在鞍山逝世,享年九十岁。消息传来,使我很悲伤。我与他结缘,是在越南谅山省的“援越抗美“战场上。

一、 援越抗美

1964年,美国借口北部湾事件,派兵进入越南,并派军机对北越狂轰乱炸,战火烧到中国广西云南边境。越南政府请求中国派兵援助。于是中国于1965年8月派出高炮部队以及工程兵部队帮助越南防守北方及修桥筑路,遂发“援越抗美”战争。

二、福州䧶训

1966年元旦刚过,为了备战,福建泉州华侨大学中文系与政治系的师生要到建宁县搞分校。当时我是中文系六四一班的班长,在出发前一刻,学校叫我去部队,参加“援越抗美”战争,职务是越语翻译官。当时,学校共有2500多人,会说越语的人很多,但上级只选了8位同学去。其中7人都是南北越的侨生,只有我1人是从柬埔寨回国的,可见挑选之严格,我们被称为华大“八大金刚”。从福建与江西挑选来的100多名归国侨生、干部,组成一个连队,在福州党校集训两个月后,就转去广西桂林甲山步兵学校,待命秘密出国作战。我们一下子由福州军区的人,变成广州军区的人。

中国援越抗美大军出征

三、开赴宁明

是年5月文革开始,红卫兵横行霸道,全国乱作一团,但解放军没有乱。正当人们涌向北京盼望毛主席接见时,我连的四五十人,静静的随中国工程兵入越作战了。8月的一天,沈阳军区空军高炮一师的几位干部来到学校,又把四连全部的七八十人领去,其中就有我。有位身材高大,木无表情,被学员私下笑称为“三木武夫”的人,就是群众科的冯清玉科长,是我们的领导。尽管他木无表情,但为人善良,说话简练,出口成文,我还是很喜欢和佩服他的,他对我也似乎特别关注。

广西宁明是空军高炮一师的总部,我们抵达后,全部脱下陆军装,换上空军服,一下子从广州军区变成沈阳军区的人。只十余天,又脱下空军装,换成越南陆军装,准备入越作战,一下子又成了假越南军人,真像变色龙那样,实在好笑。几天后,只留下我与另外几个人在师政治部群众科工作,其余的人全部分配到团营、野战医院、联络组等地方去。从此我与冯科长就结下不解之缘。

四、秘密出国

1966年9月底的一天下午,我与邓志舜两人打头阵,神不知鬼不觉地静静地坐上一辆解放牌军车去凭祥。第二天下午就转乘邮政车入越南谅山省的板厚村,那里是师政治部所在地。几天后冯科长就带领其他的人来会合。全师 13000多人的大军,也于10月15日前全部抵达越南战场,决心与美国空军强盗一决雌雄。沈阳军区空军高炮一师入越后改番号为中国后勤部队第31支队。31支队是第三批入越,它是接替北京军区空军高炮三师(33支队)的。

具有师“外交部”之称的群众科只有十人。后排中是冯科长,前排左二是作者陈湃

五、从善如流

当时虽然中越是同志加兄弟关系,但越南政府严禁人民同中国部队接触;而中国部队也定下好多条条框框:如“无论任何人,没有翻译在场,不准同越南人接触“等等。我们到达数天后,当地的村长不顾政府禁令,偷偷地到我军驻地来欢迎我们,但冯科长不敢接待。有些越南老百姓想来求中国医生看病,也被拒绝。我们翻译组几个人觉得这样做不妥,违反了中国部队是人民军队的宗旨。我们来越南打美国佬,不就是想解救越南人民脱离苦海吗? 越南政府不准人民同中国部队接触,是怕我军的优良作风影响他们的军民。如果我们也这样做,不是正中了他们的奸计?我们把此事同冯科长研究,建议大胆工作,冯科长听后马上点头同意,真是从善如流。我们随即做了两桌酒席,请越南的乡长、村长等来做客,感谢他们对我军的支持。同时帮越南人民看病,帮助乡政府修水库等工作,取得很好的效果,越南老百姓说"中国军队来帮我们打仗是无私的,他们只喝越南的水"。于是群众科把这些经验推广到全师去。

六、以身作则

尽管当时国内粮食仍困难,每人还要定量,但出国作战部队吃得很好,天天有大鱼大肉吃,每个周末都吃饺子。北方人爱饺如命,一到包饺子时就什么事都不理,只顾包吃饺子。炊事班都把肉馅及面粉分到各单位,由他们自己包来吃。我们这些"侨老爷"在国外都吃惯虾饺、烧卖,对饺子不感兴趣,还有些鄙视东北官兵的做法,纷纷去睡觉不肯包饺子以示抗议,我亦借备战为由,守在电话机旁,等候接收战斗信息,只有冯科长一个人默默地在包。饺子煮熟后还亲自捧到我们面前请尝试他的手艺,一次两次三次都是这样。人心是肉长的,我们不忍心冯科长这样做,就参加包饺子了。他见我们肯动手包饺子,很是高兴。以身作则,身教重于言教,冯科长就是这样的人。

  七、发动群众

入越南后,群众科的工作很多,对外要同越南政府与军队联络 、谈判。每次战斗后,消耗多少弹药,死伤多少人,打下多少架敌机等等,都要在一天内向越方报告;对内要指导全师的外事工作,检查外事纪律,写月结上报中央军委等。而科中只有一名干事,两个英语翻译,四个越南翻译,人手严重缺乏。但冯科长很会发动群众,因人而异地分配工作,把两个英语翻译和我当干部使用。我除了做好本身的翻译工作外,还要经常做“钦差大臣”,下各团检查纪律。起初我不肯去,说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科员,哪敢去检查团长的外事工作?冯科长说:我们科是“庙小神灵大”,你没有听说“不怕官,最怕管”这句话吗?你尽管下去,我会打电话给各团,要他们好好接待你的。的确,我下到团后,负责外事工作的团干部,都很客气地接待我,详细向我汇报工作,还有好吃好喝的。但他汇报的事是否属实,我还得到翻译组那里去核实,因为翻译人员都是我们科派下去的,他们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这样做,那些管理外事工作的团干部,真的有点怕我。冯科长还叫我搜集两国军民友好交往的资料,编写成《友谊颂》小册子。

穿上越南军装的陈湃出外工作

八、到河内去

冯科长很信任我,培养我。凡是有重要事情都叫我去办:例如有一次后勤部要到越方把守的山洞里去拉炮弹,请求我科派—员翻译去协助,冯科长就派我去,他对我说这些炮弹是关系到全师的战事,你—定要协助他们把这批炮弹安全拉回来。

又如陪一位神秘人物到河内中国大使馆。越南首都河内离谅山战区近200公里,路旁有美军的定时炸弹,天上有美国战机,白天很少有车辆敢在公路上行驶,所以我坐在司机旁边,直是要目观四面,耳听八方地防敌机来袭击。到达中国使馆时已接近傍晚,只见使馆内的一棵大树已被折为两。馆内的人说是昨天受到美国导弹袭击,好在人员都在在另外的地方开会,没有伤亡,弹片还飞到附近的波兰使馆。

当晚,朱大使设宴欢迎我们,并安排上好的房间给我们住宿。第二天早餐后,武官来拜会,当这位神秘人物一提到军事问题时,武官马上指着墙摆手制止,其意思是“提防隔墙有耳”,可能墙的外面就是越南的房屋吧!

下午,我们想坐我们的吉普车出外看看市容,使馆不允许,为了保证我们的人身安全,特派了大使的豪华坐驾,载我们去游市容并到友谊商店购物,看来是位神秘人物的官阶是很高的首长。当时最珍贵的礼物是微型毛主选精装本,在国内是买不到的,我也趁机买了两三套和一些小纪念品,准备送给科里的人。直第三天,我们才平安的返回战区,顺利地完成了护送首长的任务。直到战斗结束回国,科里的其他人,未有一个能有机会到过河内中国使馆的,我算是幸运的一人。


陈湃向越南人民宣传毛泽东思想和我军优良传统

九、战场结义

董雪星副政委是管理外事工作的最高领导人,是我们的顶头上司,他资格很老,是"三八"式老干部,是陈毅三野的人,叶飞的部下,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他智慧过人,口才了得,在与越方谈判中,越方常败给他。董副政委也很喜欢我,常叫我到他的茅屋玩,有时写外事工作月结时也叫我起草,外出散步或到溪边沐浴时,也叫我去作陪。我们在战火中结成兄弟,冯科长知道董副政委认我为弟弟后也很高兴。冯科长是个奇人,他虽然少说话,但很善很良,关心下属,不会乱批评别人,凡是他叫你办事,就是信任你。在8个月的共同战斗中,在董副政委与冯科长的关怀下,使我学到文学、外语、外交、战争等很多知识,比在国内停课闹革命,到处串联的同学好得多,我十分感谢他。所以我在这2000年和2010年中,曾两次从巴黎远赴鞍山探望董副政委与冯科长。2010年时我对他们说,10年后的2020年我会再来鞁山探望你们。2020年,由于新冠的阻滞,无法成行。想不到前几年董副政委走了,今天冯科长也离开我了,真是呜呼哀哉!

  十、永远怀念

现在冯科长的噩耗传来,使我失去一位战友与领导,心中感到很悲伤,但愿他在天国得到很好的安息,我会永远怀念他的。

2023年12月14日于巴黎 (3400字)

2010年作者第二次从巴黎回鞍山探望老首长,师副政委董雪星义兄设宴欢迎。

左起司机小李上士、冯清玉科长、师总参谋长傅恩涛、陈湃、董副政委、董夫人潘怡年、冯科长夫人、陈

湃夫人张风兴医生。


师董副政委夫人潘怡年(左)与冯清玉科长(右)带我们去游千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侨网简介|关于我们|侨网历史|广告服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法国侨网  

GMT+1, 2024-4-20 12:29 , Processed in 0.035096 second(s), 20 queries .

Franceqw.com     侨网法律顾问:孙涛律师

网站技术支持:高讯科技

CopyRight © 2008-2013 法国侨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