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侨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茉莉花开到美国去了吗?

热度 2已有 2610 次阅读2011-10-7 09:41 |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得给茉莉花下一个比较确切的定义。

大家都知道茉莉花是突尼斯的国花,同时是中东阿拉伯国家今年以来爆发的民主革命的象征。

那么茉莉花就是民主革命的象征。用到美国就不那么可能适合。因为美国是一个标准的成熟民主国家,在当下的那里实在不太可能发生什么真正深入到制度层面的重大政治变革。

大家也知道,在今年初以来的中东发生的革命都有长达数月的大规模的政治性街头运动,群众自发集会。从这个角度看,美国现在还在演进途中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就真有点像中东的茉莉花了。

接着再说运动的具体形式,那又是各有特色。比如在中东各国,都有打砸抢伴随发生。在美国还没有听说类似的情形。那美国的茉莉花开得就显然更文明了。中东各国的官民互动都有暴力发生,哪个国家都死了人,有些国家死的人还不少,甚至发生了真正的内战。那美国当然还没有死人。但警察抓人据说已经超过700,那也真是有相当的强力维稳的魄力了。美国的这个运动现在已经进入第三周,似乎方兴未艾,并开始向其它美国城市甚至欧洲蔓延。

有人还把美国的茉莉花拿来给中国比,说中国的特色是防患于未然,根本一朵也不让你开出来。自然也就不会有那些群众自由集会的乱象,看起来似乎就中国最干净了。

我的比较当然不会止步于如此肤浅的层面。现在开始深入一点。

美国的茉莉花运动当然并没有要求更多的民主,要求的就是均贫富。主要的攻击对象是华尔街的大亨,中心意思是要求美国的金融势力对金融危机以来的蔓延全世界的灾难负起责任,要求他们停止高额分红,多交税款之类。在我看,这些诉求如果只是停留于道德层面,是不会有什么效果的。除非国会真的通过什么法律,对金融界的倒行逆施做出更严厉的制度限制。

我们看到,美国也有阶级斗争。但上层的势力得到很好的保护。底层甚至中层的民众,要想真的对政局产生影响,除非要到1960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或反越战运动那样的规模。或者是明年大选时,把共和党的议席砍下一大片去。否则不会对美国的保守势力产生巨大的影响。美国的茉莉花直到如今,那还不过是“前村深雪里,凌寒数枝开”而已。接下去,会慢慢凋零还是开出漫山遍野,现在还不好逆料。不过我实事求是地估量,是前者的几率恐怕明显大于后者。可能还会有几个小高潮,但真正闹大的机会似乎并不多。

再深入一点说,美国的这场金融危机,并不像有些人说的,仅仅是磨皮蹭痒,无关大局,几年就可以过去。民众的利益也真是伤筋动骨的,美国的整体国势,也明显受损,盛极而衰的大势似乎已经确定。但这种伤害还远远没有到真正的制度层面。美国的上上下下,因此对制度的根基,比如民主,做出深刻检讨的,还实在不是主流。直到今天,这个制度真的还很稳定。它没有向任何方向倾覆的现实可能性。它现有的民主程度,民主方式,既不可能大大增加(比如直接的抽签民主,电子民主),也不可能大大减少(比如议员改为间接选举)。50年前,美国的群众游行集会动则是数十万人的规模。就那样,美国的制度也没有受到真正的冲击。从越南撤军,废除种族隔离,美国就又活了回来。

现在我把话说到底。我认为,美国眼下的茉莉花是开不到哪里去的,因为这个制度现在还有相当的回旋余地,尤其是它在美国人民心目中的合法性还没有真正丧失。再过20年,如果美国失去了世界唯一超强的地位,如果美元不再是世界第一货币,如果美国的大兵已经被迫从南韩日本撤出……那个时候,再有茉莉花开起来,前景可就不像今天这么乐观,而很可能就真会出现制度危机了。

现在我们把话题拉回中国。就是中国的茉莉花没有开起来,并不是一件值得沾沾自喜的事情。因为中国的制度变革始终没有完成,政府的合法性始终没有得到人民的足够确认。一旦有茉莉花开起来,就不会像美国那样,只停留于民生层面,而会很容易地上升到制度高度。当局的应对稍有失当,就可能导致全面的动乱。始终依靠强力维稳,实在不是一个长久之计。

有人说中国政权的合法性来源于政绩,与民主无关。我的意思是咱们综合综合,取长补短。政绩当然要要,但来自哪怕是间接的,党内的选举的程序合法性,也应当吸取。民主制度不受质疑的合法性难道不值得羡慕吗?过分的地方,节制折中一下就可以利大于弊了。

我这里来打一个创新的比方:中国的制度,好像一口大缸,放在一个高高的木架上,始终都存在着翻倒的严重风险。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把大缸从木架上取下来放到地上。或者堆一个大大的土山,把木架全部埋掉,这样大缸也就不可能摔下来了。

自由派诸君的主张,有些类似于把大缸取下来放地上。缸大而沉,把它从木架上取下来的动作,风险真的很大,搞不好木架可能塌,大缸可能砸。而我的主张(加权民主)则有点类似壅土,是一个折中,缸的位置还是高,土堆也与大地不平。但至少,木架塌掉的风险小得多,缸被摔破的风险也小得多。综合利益应当更大。

中国还有一个长处,就是国势正处于上升通道。经济发展还有巨大余地。制度的变革,可以得到经济发展的支撑。而西方美国,则明显处于盛极而衰的境况。任何变革,都受限于经济上的捉襟见肘。而且瞻望前景,难逃负面。(不是我说的,看高盛的报告。)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联系我们|侨网简介|关于我们|侨网历史|广告服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法国侨网  

GMT+1, 2021-5-17 11:19 , Processed in 0.032146 second(s), 18 queries .

Franceqw.com     侨网法律顾问:孙涛律师

网站技术支持:高讯科技

CopyRight © 2008-2013 法国侨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