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侨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纵深解析中美最新汇率角力

已有 2403 次阅读2011-10-17 20:02 |

      昨天听见美国的国务卿克林顿夫人用严厉的言辞抨击中国操纵货币,竟然号召组成国际联盟遏制中国。这显然把中国逼到了一个墙角。为了捍卫国家的主权与尊严,中国不可能不做强烈回应。这个必须的强烈回应如何才能有理有利有节,回击到美国的痛处,让他们收手,而又不至于导致关系实质破裂,危及中国的和平崛起与世界和平安全大局,是本文的标的。

 一、历史大背景

      咱们先说说大背景。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国家和文明的兴衰也有其必然的周期,当然长得多。我考察过这方面的史实。国家级别,不分东西方,一个成功的国家毋宁说政体或政权甚或朝代,大概会有200-300年的寿命。(西方历史上的罗马共和国和帝国各有500年气运,中国最早的周朝有800年。是例外。)而在国家之上的西方的整体文明,则有一个很明确的500年的周期。现在的西方正处于整体文明最近一个500年周期的盛极而衰的开始阶段。而西方的霸主美国也处于它的300年周期的下降段的开始期。

      中国的文明整体,已经延续3000年以上,只在近代遇到过一次真正的顾炎武说的亡天下的巨大风险。秦以后的成功王朝则一直有一个突不破的200-300年的周期。这最后一个王朝(清)的灭亡,与整体文明的衰落重叠。而现在这个红朝的兴起,则与该文明的复兴重叠。

      现在中国与美国和西方的冲突就是这个西方文明整体开始衰落而华夏文明开始复兴的大背景下展开的。

      文明是一个比国家还大得多的超大型系统,其内部还分许多子系统。其中经济子系统肯定是最基础的也是最重要的系统。文明也好,国家、政权也好,其兴衰都是首先从经济子系统的兴衰上开始的。这里要区别总量(或称存量)与变量两个概念。(照微积分学的概念:前者是积分,后者是微分。比如速度是距离的微分,而是加速度的积分。)陷入颓势的老大文明或政体,其总量总是可以遥遥领先相当一段时间。而变量的优势的丧失,则会远远在总量优势丧失之前出现。

      东方文明,或更广泛而言,新兴(emergent)文明国家(以金砖五国为代表)的崛起,自然也是以动量的优先崛起为特征。这个动量的崛起是绝对看得见摸得着的。

      比如现在我们要探讨的汇率争执就是显例。西方的货币,美元和欧元,势力比中国的人民币大出可以说至少有10倍(论发行量)。但是它们为什么在人民币的崛起面前显得那么地难于招架呢?这就是它们的整体文明已经丧失了变量优势的确切表现。

      每一个新兴文明或政体,在它的崛起阶段,都会得到或表现出一系列的优势。货币优势是其一。它们的货币都会在其崛起阶段表现强势,表现升势。而老大文明或政体的货币相应地自然会表现弱势和跌势。

      中国在崛起,殆无疑义。人民币要崛起,要升值,也是殆无疑义。争议的核心只是这个升值的步伐的控制权要放在谁的手里,只是这个升值过程的具体步伐而已。

 二、当下经济形势

      现在我们来看有关的具体经济宏观实情。自2005年中中国政府宣布汇改以来,至今6年,人民币兑美元从长期固定的8.29涨到6.29,上涨比率超过30%。扣除2008年中到2010年中因金融深度危机停止涨动外,平均每年的涨幅已达7.5%。去年6月到现在的涨幅也超过7%。

      以下第一个图显示的是6年以来的美元汇率变动情况。第二个图则放大显示人民币汇率去年5月恢复升值以来的情形。

    
      这个升值的幅度够不够,显然从双方不同的利益立场看过去,结论会不一样。但还是有一些比较客观的尺度可以衡量。
      其中最明确的一个标准就是外贸的顺差或逆差的幅度有没有大到不正常的幅度,这个过大的幅度又有没有得到纠正的趋势。
      其次就是主要由这个外贸顺差或逆差带来的外汇存底,有没有出现异乎寻常的过大结余或过大赤字。
      从第一个标准来看,中国的外贸顺差显然已经有相当一个时间属于过大。这个明显过大的情形也是自2005年开始的。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则明显放缓。这也正好和中国金融当局开始汇改和金融危机相对应。今年以来的外贸形势还行,贸易顺差也比去年收窄了约10%,但9个月累计依然在1000亿欧元的高位上,占出口额的7.7%,进出口总额的4%。
 

      从第四个图中可以看到,大家公认的已属过多的外汇储备总额,还在继续飙升,虽然速度有所放缓,但绝没有减少的趋势。

      中国政府的金管当局,为了维持人民币的限定价格幅度,就必须在人民币市场卖出价格抵达上限时,应需求无限量卖出人民币买进美元以平抑价格:抵达下限时,则需无限量买进人民币卖出美元以保证底价不被击穿。近些年来,当然以卖出人民币维持上限为常态。大家都知道,外汇储备的最基本来源是外贸出超结汇。但有长期的强烈的升值预期时,热钱也会兴风作浪,尽其所能,收购人民币,而把相应价值的外汇丢给中国。人民币接着涨,那外汇的价值自然是接着跌。

      第二个观察点就是在世界市场上,中国的出口商品是不是占据了一个过大的份额。这点我也不得不承认,中国的崛起是一个与以往其它强国不同的另样的崛起。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凭其体积才显示出的庞大崛起,有大小通吃的特质。由于其规模,这个崛起给世界包括发达国家和其它的发展中国家造成巨大威压。以前四小龙走成功的出口导向发展路线,到了中国这里,由于其加大数十倍的规模,导致了一种质的变化。我在《中国的另样崛起》一文中,对此有详细得多的叙述。这里就从略了。当然中国、中国商品和人民币的崛起,也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利益。有困难的是速度和适应的问题。

      国家不肯让人民币更快升值的一个主要考虑是怕损伤东南沿海的低附加值加工企业的出口业绩,怕造成大量农民工失业。个人以为,中国赔上资源、环境最终换来必会年年贬值的大堆绿纸头是绝对不划算的事情。只要稳住人民币升值的速度不致过快,加工出口企业升级换代就可以努力跟上。而且人民币升值必然带来的内需扩大,肯定可以相当部分地弥补外贸的损失。中国的经济规模如此之大,外贸占到中国GDP的60%以上,对中国对世界实在都不能说是一件很好的事。必须要压缩外贸比重,外贸顺差,外汇存底。这三个压缩都是中国的经济要可持续发展必做的功课。

      综上所述,我认为,人民币的升值速度,的确还有适度增加的余地。直到外贸进出口恢复基本平衡,外汇存底至少停止上升。

三、四个应对措施

      为了因应相关的强大国际国内压力,我有如下四个建议,欢迎大家品评。

A、加快人民币开放速度,建立以人民币为本位的国际贷款记账系统

      我认为,最应当考虑的是因人民币长期升值而直接导致的汇率损失,就是美元和欧元债券的相应贬值。6年来,人民币升值30%,那么6年以前中国就有的外汇存底就相应贬值了30%。所幸当时中国的外汇存底才不过几千亿。但去年人民币恢复升值以来,我们那时已经接近三万亿的外汇存底可是有实打实的7%的汇率损失。以后人民币要加速升值,那我们的外汇存底岂不是也要加速贬值?我们的外汇存底数额太大,相当于9个月的GDP呀!

      以前的事情难以追悔,但以后的事情是否还操之在我?我现在隆重提出一项建议,充分利用现在人民币的强势地位,利用西方需钱孔急的状况,加速扩大人民币的国际化和流动化,向西方大规模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熊猫债券(当然也可以取其它的名字),而停止购买利息肯定不及贬值率的美元欧元债券。

      据知政府曾在香港销售人民币债券,年利仅1%,还是遭到哄抢。人家问,美债还有2.几%的利息,为什么要抢人民币债券?买家告诉你,"人民币有5%的年升值预期。1%+5%=6%。而美元的实际利率是2-5%=-3%。里外里差出9%来。"

      中国其实不妨以利率0%向西方无偿借出人民币。把以前买的美国债券也慢慢卖掉,让他们来买熊猫债券。西方现在不是需钱孔急吗?中国不是被迫要援手吗?那我们不是有地位讲点条件了吗?当初马歇尔计划援助欧洲的也是美元不是法郎马克英镑。当年袁世凯借的善后大借款不也是以借出国的货币计价结算的吗?我们出借欧洲美国的钱为什么就不可以是人民币?也可以自由兑换成欧元美元嘛。唯一的条件就是以人民币记账结算。取走之款是人民币还是美元欧元请便。但还款付息之日,再按当日牌价用欧元美元折算成人民币结账。

      一旦这个熊猫债券发行出去几千上万亿,这个东西方之间,关于汇率的攻守就会完全易势。就如同商家做生意,已定货未付款,和已付款而未提货时,双方讨价还价的地位相隔天远一样。因为那个时候西方国家再叫唤人民币升值就要多考虑了。照现状,哪怕每年升5%。他们就不是逃掉5%的外币债务,而是增加5%的人民币债务。里外里就有10%的差额了。如果人民币平均每年升值10%,里外就是20%的差距。那他们就真会赔到姥姥家去了。一旦人民币成为中国外贸的主要结算货币,外币贬值,对中国就会变成利多。人民币升值的负面影响,也会大为减少。大量的国家也会开始把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因为显然,在当今的世界上,人民币的保值价值,还在黄金之上。他们也会在各方面尽力尽快与人民币接轨,以规避美元欧元相对人民币持续贬值带来的汇率损失。就是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流通还太少。这个方案当然规模很大,不可能一蹴而就。但至少可以尽快立项,开始做各种具体的规划。相信马上就可以产生强大的谈判筹码效应。比如说,在再买美债时,可以要求商谈美元贬值时的补偿机制。否则就请准备好来买我们的正在密锣紧鼓筹备上市的熊猫债券。可以制定一个规划,在上海全力扩展金融中心,10-20年内,与美元欧元三分天下。

      如果他们不来响应我们的熊猫债券,那我们就抻着。这个手段世界通行。英文叫hold,法文叫tenir。我们只要暂停增持甚至适量减持美国国债,直到美国人有足够的反应为止。在这一点上,中国绝对占主动地位,因为万国通理,它不能强卖国债。中国不买损失的不过就是那2.几%的利息,还可以收回流动性。而中国这样的举措对美国的压力,可就大得太多了。

      大量人民币以资本形式出境之后,中国的外汇管理风险自然也会大大增加。但这是要成长为世界一流强国所必须承担的责任,非得学会的本领。好在中国的经济规模如此之大,外汇存底如此之多,就算有十个索罗斯一起上,也是太难撼动中国的金融底盘的。

B、用外汇盈余大量购买战略物质加以储备

      中国有句俗话叫"盛世淘宝,乱世藏金"。说的是太平世道,收藏文物会盛行。而乱世则因钞票靠不住,以收藏贵金属最可保值。中国古时候还有一个著名的故事,说的是,又一次发大水,房子都淹了。一个长工和一个财主爬到同一棵树上逃生。仓促之间,财主带上去了他认为最值钱的一大袋银子。而长工则带上去了他认为最重要的一大袋烙饼。大水几天不退。长工靠他的烙饼活得很好。财主的银子却并不能充饥。它被迫用一两银子去祈求向长工换一两烙饼。长工说:"这水不知还要几天才能退。我的饼还是先保住我的命更要紧。至于你的银子,等你饿死了。我还可以过来取的。"

      现在的世道,自然还远未糟到贵金属都不值钱的地步。但贵金属比美元靠得住应当是殆无疑义的。而且不光是贵金属,石油、铁矿砂、铜、铝、各种粮食,都比美元靠得住。个人建议国家建立战略物资储备管理局,挪出大笔外汇资金,根据市场情况,大规模用现金置换物质储备。比如现在油价正低,就可以大批买进。现货买不赢还可以买期货。紧急地大量分散建立地下安全油库。比如现今油价约70美元一桶。700亿美元只占中国外汇的五十分之一强,就可以建立10亿桶的战略石油储备。到了油价上涨或必然的日益紧缺之日,自用或出售,就可以省或赚多少钱呀!比如黄金。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黄金储备,多过八千吨。现价数千亿美元。是中国的七倍以上。美国需要钱时,可以请他拿黄金来换。这可比美元债券可靠得多。当然也可以在世界市场上买任何卖主,无论是私人还是国家售出的黄金或其它贵金属。把中国的外汇储备的10-20%换成贵金属,也是避险的可靠一招。其它物质,只要肯定有用(首先是自己用。在有富余时,当然也可以考虑卖给别人用),便于贮藏,价格合适时都可以考虑。如果把一半以上的外汇储备真的都换成了大批的各项战略物资,储备在自己的国土之上,那可真和上文讲到的那位长工一样,在任何的乱世中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这类事情,其实中国已经在做。但我认为还可以大大加大规模。  

C、回购在中国的外国公司和中国公司在外国的股份

      这个措施的意义,已经远不及上面两项,但也远强过以前的做法。必要时,为了顾全大局,中国必须为美国提供金融流动性,这时与其大规模购买美国国家债券和公司股票,还不如大规模回购美方在中国的合资企业的资产,回购中国国资大企业在西方股市上市的资产。如果善意(就是双方都愿意)收购不成,也不妨恶意(就是对方不愿意而强行)收购。这样买回的是中国自己的资产(或在中国土地上的外国资产),风险就会小得太多。而那流动性,就是可以随时动用的现金流也会回到美国去,然后他们爱往哪个坑里填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如果欧洲需要,也可以照此办理。当然这些西方拥有的中国股份也没有必要全部买回来。为了学习,我们也需要西方的参与呢。为了积累经验,也可以去购买一些,比如通用和福特,大摩和高盛的股份。 (补充声明:这个主意网上看来。个人没有版权。)

 D、大力扩展国内社会福利系统

        前面三项建议,其实都没有把钱花掉,都是投资,只是把同一笔财富变换了另一种更有利可图的存在方式。 这第四项建议不同,可是真的要把钱有去无回地化出去了。但这是把钱花在人类社会存在最根本的意义方向上。也是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的基本价值观民主与民本重合之处。在全世界都在为缺钱发愁的时候,只有中国却在为钱太多无处妥当安置而忧心。更何况,国家的税收每年居然可以增长30%。比率高出经济增长三倍,实在是匪夷所思。把这每年新增的税收的30-50%用于福利开支,建立一个恰到好处(吸取西方教训,不可过度)福利体系,还有投资教育,(据知,中国的教育投资比重位居全球最低之列,与非洲穷国为伍。)投资公租屋等,实在是中国政府应当无上关注的要事。中国政府至今不肯在民主方向大步前行以换取合法性,那这里就是几乎唯一的在经济直接增长之外的合法性来源了。在建立完善全覆盖福利制度方面若真能有实质进展,再为中共争取十年时间完全是可能做到的。到时候,在更加成熟平和的社会环境中搞大规模政改,风险当然小得多。不过我绝不是建议现在继续"绝不"。现在可以搞的是加权民主。说的次数太多,不在此处重复。

四、中国的GDP何时能够追上美国

      根据中国很可能被迫让人民币加速升值的情形,我再来计算一次中国的GDP追上美国的时限。

      2010年中国的GDP总额约4万亿美元。美国的GDP是14万亿。美国的GDP约为中国的3.5倍。

      中国今后10年的经济平均增长率我预估为9%,加上现有的人民币升值幅度5%,就是14%。

      美国给它宽打宽算,3%的增长率。追赶速度是 9+5-3=11%

      1.11^12 = 3.4984506。最慢的情形下,中国的GDP也可以在2023年追平美国。

      如果人民币的升值幅度调升到7.5%,追赶速度,就会变成9+7.5-3=13.5%       

      1.135^10=3.5477958。那会在2021年左右追上美国。

      如果人民币的升值幅度调升到10%,追赶速度,就会变成9+10-3=16%

      1.16^8.5 = 3.5309609。中国真的是在2018年中就可以追平美国的GDP。

      再高就不能考虑。其实我觉得10%就已经太高。至多能让到7.5%。

      如果再考虑到两国不同的整体物价水平,那中国赶上美国的时间的确可以在10年以下。那时,中国的人均收入,就可以有1.3万美金了。嗨!这也真是拜人民币持续快速升值之所赐。如果仅靠流汗苦干,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个数呀!当然这种机会也是中国人民干出来的。

      但我也不知道世界银行如何算出的中国五年后到2016年就可以追上美国。权当捧杀,不要理它。

五、处理东西方整体关系的五点韬略建议

       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充分韬略意识的民族。在处理美中之间乃至中国与整个西方的关系时,也包括这次的人民币汇率纠纷,建议随时注意以下五个韬略要点:

      一、考虑到现时美国依然当之无愧的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考虑到中美之间综合国力仍然存在的巨大差距,中国必须谨守二把手甚至三把手(暂尊欧盟为第二)的本分,绝不可以妄想在最近的将来取而代之。

      二、考虑的美国为世界提供的领导力量,考虑到中国眼下还根本没有能力去填充万一美国倒掉会留出的权力真空,考虑到如果美国在上面扛起天棚,中国还可以省下许多力气用于自身的发展,中国应当适当出力,哪怕必要时牺牲局部利益,也要与其它不希望美国崩溃的国家一道,为美国提供必要的支撑,帮它熬过现在还在持续的金融债务危机。

      三、出力的程度以美国不致倒掉为限。在这个过程中,也必须为自己谋取尽可能多的国家利益。比如换取美国购买熊猫债券,或在美元贬值时,提供美债价值担保承诺。比如换取一些可靠的美国资产的参股甚至控股权,换取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中的更大发言、投票权。比如换取美国甚至欧洲对中国在海外经济利益的更多承认和尊重。比如换取美国对台湾和中国周边国家倾向中国的更多默认。这些企图已经很多,不可能都得到,但是多多益善。

      四、大约二十-三十年后,等两国整体实力已大体持平甚至有所超越,若再有类似机会,才是中国挑战之时。就是那个时候,也绝不可以动刀兵。千万要学习美国当年夺取英国世界霸权的模式,把金融的控制权拿过来就行,仗是不用打的。如果时机不成熟,那就再等下一个机会。

      五、对美国的铁杆盟邦欧洲的态度,可以更加温和。毕竟欧洲17国就是加在一起,也很快不再是中国的真正对手,而是可以分化、利用的对象。为了中国、欧洲和世界的共同利益,我们决不能让病猪五国把欧洲拖倒。必要时,真的必须施以援手。原则和对美国一样,以扶到它们不倒为止,同时要在这个扶持的过程中,争取尽可能多的国家利益。比如要求欧洲放弃对华武器禁运,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购买中国的熊猫债券,为中国的贷款提供可靠的担保等。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联系我们|侨网简介|关于我们|侨网历史|广告服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法国侨网  

GMT+1, 2021-5-17 11:04 , Processed in 0.036542 second(s), 18 queries .

Franceqw.com     侨网法律顾问:孙涛律师

网站技术支持:高讯科技

CopyRight © 2008-2013 法国侨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