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侨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马赛曲

热度 1已有 2242 次阅读2011-10-13 10:46 |

       那个十二月二十六日,对法国人来说是黑色的日子。

  介于圣诞与新年那个本来充满喜庆的夜晚,一场百年未遇的暴风雨洗劫了全法境内,房屋倒坍,河流涌漫,成千上万的树木连根拔起,四处狼藉一片。在中国这或许算不了什么,但法兰西是被上帝和大自然的风和日丽宠惯了的民族,顿时被毁灭性的打击吓着了,掩不住一脸惊惶。

  停电了,暖气片冰凉。我干脆走出门去,在阴冷的清晨满目的凄凉中梦游般行走。路变得窄小而时时被阻断,横七竖八躺着栽倒的大树,根须仰面朝天,枝杈在水洼里颤抖。从高架上脱落的电线互相缠绕裸着狰狞的断头。绿色垃圾筒随风打转,撒了一地的纸屑果皮。那些深宅大院更是惨不忍睹,不倒的树歪着,终究没能撑住的或砸了院墙或戳进屋,把些气宇轩昂的房顶横空截断,豁出一个白花花参差的天窗来。天窗下,女主人裹着睡袍散乱了头发在瓦砾堆里刨着,终于刨出了那尊青铜雕塑……

  如此的承受想来只在二战期间经历过。上帝的玩笑这回是开大了。

  一男一女两位老人搀扶着走过来,白发在风中飘拂。他们走到匍匐在草坪中央那棵硕大的橡树旁,停住了。这棵橡树至少有二百年的历史,横卧着就像一座连绵的山,丛生的枝蔓犹 如山的起伏掩埋了年轮的叹息。两位老人伸出手去,一遍遍抚摸老树那斑驳的湿漉漉的躯干,摸着摸着,竟嘤嘤哭出声来。哭声喑哑,有种痛彻肺腑的悲哀。我远远看着他们,心里有些难过。我理解,他们是把老树作为一个生命的离去哭泣的。生命死亡了,承载于生命之上的世纪烟云也遽然抹去。哭,又是多么无奈!

  就在此时,非常奇怪的音乐在周边响起,很低沉,夹杂在风的呜咽里,邈如天籁之音,湮没了无边的草坪。

  竟是马赛曲。法兰西国歌。

  旋律应该是熟悉的,却带来全新的冲击。不知是从哪一座房子里传出来,也不知这样的清晨在老唱机上播放马赛曲意味了什么。是祭奠老树亡灵?是陪伴老人哭泣?抑或是面对灾难的挣扎与挑战?我只知道此刻我心里翻腾着的是怎样一种久违了的感动。一直以来旁观者的心态消失了,眼前的一切乃至整个法国都顷刻间与我有了休戚相关的联系。我有了介入的急切……

  或许就是那以后,我开始尽公民的本分。我参与了法国人的全部喜怒哀乐。包括后来的总统大选。

  在法的中国人大都划地为牢生活在中国圈里,即便人籍,也不投票,是自我放逐的族群。以前我也是。如今我想发出自己的声音,哪怕微弱。

  维芮柰离我家最近的投票处设在一个小学校里。一个星期天的上午,我揣了选民证踏着阳光走进去。选民静静排着长队,长队里有我认识的熟人和邻居。他们都穿戴齐整,男的系了领带,女的化了淡妆,虽说脸上残余了法国人一贯的漫不经心,却依然有种整体的庄严。我是唯一中国面孔的选民,我迎来的目光有疑惑也有赞许。在选民证上签了字后,我取了各候选人的选票,进了对面那个挂了门帘的格子间。里头很小,仅能容纳一人,像自动拍照的小亭子,是个极私密的空间。我筛选手里的那几个姓名,抽出希拉克那一张折叠起来塞入信封,想起昨晚先生在枕边对我的忠告,忍俊不禁。他是亲左派,自然会把票投给社会党;而我,对不起了,为了自己小小的私心,只能把票给连任的戴高乐派希拉克,就冲着他亲华、热爱中国文化这一点。我把选择投入票箱,一眼瞥见后面高悬的红蓝白三色旗,觉得离它很近。

  讵料第一轮结果爆了冷门,左派党遭了滑铁卢,极右党勒庞与希拉克匹敌争夺第二轮,举国上下一片大哗。法国不愧是法国大革命和自由、平等、博爱人文精神滋养起来的民族,立即对自己非理性的行为作出理性反思。左派右派同仇敌忾。民众纷纷走上街头,举着“倒退”、“耻辱”的牌子,为对极右的妥协作出严厉警策。浪漫的法国人不再浪漫。那几天,巴黎葬礼般沉重。

  维芮柰虽然没有游行,亦能觉出气氛的不安。我家的门被三次敲开,电话频频作响,信箱里塞满了传单,重复传递的只有一个声音:遏制勒庞,把票投给希拉克!就连我的电子邮箱,也发进来一封告华裔选民的中文呼吁,历数极右党的排外与种族歧视。出门,总有年轻人骑了自行车在你身边说,已经错了一次,不能再错!也是橡树倒下的那个大草坪,一个黑衣男人对我说,你爱法兰西吗?如果爱,别让她蒙羞。他看上去像个神父,眼里布满忧郁。

  希拉克终于在第二轮胜出。其实这已不是他个人及哪一个党派的胜利,而是法国的胜利。法国人收复了险些被自己丢失的理性地盘。

  而我,则学会了怎样表达。

  再以后,是美国对伊拉克之战。法国自始至终都是最强硬的反对派,虽然初始显得很有些孤立。但法国民众给了决策者最大的支持。国内纷争暂时退居幕后,希拉克人望指数直线飙升,政府民众之间达成从未有过的共识。反战呼声漫卷巴黎和全国。

  维芮柰的教堂前摆开了几张拼起来的长条桌,上面铺了白布,两支炭笔撂在一旁。有几个男女站在桌后,神情肃穆。一看就是民间反战团体在征集签名。他们并不慷慨激昂,甚至都不说什么话,但过往行人却没有一个能旁若无事地绕过去。不管女人男人,不管祥和的老者还是散漫的小伙,都会毫不迟疑举起炭笔郑重签下自己反战的意愿。白布上很快落满黑色的人名,挤挤挨挨像一幅现代派的画。

  我也在布的角落签了名。落笔时,竟有马赛曲的旋律在心里一闪而过。不知是谁在那白布上放了细柔的一杆青枝。我想那应该是橄榄枝。

  成群的鸽子在细碎的光影里踏着舞步。和平多好!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江南紫音 2011-10-13 15:07
成群的鸽子在细碎的光影里踏着舞步。和平多好!

和平万岁。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联系我们|侨网简介|关于我们|侨网历史|广告服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法国侨网  

GMT+1, 2021-7-30 02:00 , Processed in 0.077247 second(s), 19 queries .

Franceqw.com     侨网法律顾问:孙涛律师

网站技术支持:高讯科技

CopyRight © 2008-2013 法国侨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