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侨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法国侨网 首页 新闻 原创新闻 查看内容

绝对原创 都得从头学(巴黎兰英专栏9)

2021-1-8 23:07| 发布者: 海芬心语| 查看: 123| 评论: 0|原作者: 海芬心语

摘要: 我在家(中国)的时候,不知道外边什么样,也从来没想过会是什么样? 来了(法国)以后才知道,跟我们家,是完全不一样了。 在那个年代,我们家没有电,没有自来水,没有自行车,没有缝纫机……衣裳是手工缝,鞋是手 ...

我在家(中国)的时候,不知道外边什么样,也从来没想过会是什么样?
来了(法国)以后才知道,跟我们家,是完全不一样了。
在那个年代,我们家没有电,没有自来水,没有自行车,没有缝纫机……衣裳是手工缝,鞋是手工做,去哪里都是步行。
在那个时候,我从这个庄到个那庄,从这块地到那块地都行,就是在生产队里劳动也不占下风。
可没想到,来到巴黎就什么都不行:
不认识路,不知道东西南北,见过的人也不记得了,就连初一十五也不知道了。就是基本生活里的事,也得要从头开始学……
广存教我,怎么开电灯,怎么用自来水。
他说: “要是手是湿的,可不能动有电的东西,电是不能沾水的,你可要记住了”。在走廊的灯,他说:“你按一下就亮了, 以后就不用管了,是自动灭的。天黑的时候,你看到那亮的地方就是开关”。
他要在走廊里等到灯灭了以后,给我看那开关是亮的。

他说:“这自来水,有两个开关,这个是凉水,这一个是热水。这是煤气炉,往这一转就开了,你看这样就是关上了”。
他先试用了一遍给我看。
他说:“你要先拿好打火机,再开煤气。要是先开了煤气,再找打火机时间长了,煤气就会出来了。煤气可以熏死人的你知道吗?千万要注意”。
这些也不是那么难学,我看了一遍也就知道怎么使用了。
坐电梯,那个电梯是比较老的,是花铁门,那门开开以后,很快的一下子就关上 了。
我是在家的习惯,都是人工关门。
广存说:“不要扶,是自动关的,小心别叫挤着手”。
可真是习惯成自然,出了电梯门,我就自然而然的去扶电梯门。
那一次没来得及抽手,一下子把手指头,挤了个大紫漏斗。
那是多么疼就别提了,还要藏着别让广存看到了。
在手上不容易藏,还是叫他发现了。
他问:“你手是怎么了?”
我也不好意思回答。他接着就说:“是不是叫那电梯门挤的?”我很羞愧地说:是。
“你看,跟你说不要扶,你不听,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哎呀,哪里是我不听?
我乍来到这个全部都是新事物的地方,怎么能一下子,就全部改过来呢?
在等着过马路的时候,他问:“为什么我们在这里停下来?”

我说:是在等着过街。
“是在等着过街,为什么是在这里等哪?”
不知道。
他说:“我们前边有什么?”
“有路。”
“路上有什么?”
有汽车。
“还有什么?”
没什么了。
“你看看还有白线吗, 这叫斑马线,过街的时候,必须在有斑马线的地方过。有一种马,身上的花纹是这样的,叫斑马,这就叫斑马路”。
他问:“怎么知道什么时候过街呢?”
车停了就过。
“是,车停了就过,怎么知道,车是什么时候停呢?”
不知道。
他说:“是有红绿灯指挥,你看看那灯有几种颜色?”
我看了看说,有红的。
“嗯,还有来?”
我又看了一遍说,还有绿的。
“还有来?”
不知道。
“你再看一看。”
我又看了一遍,还是不知道。

他说:“还有黄灯吗,一共有三种颜色:红灯,黄灯,绿灯。灯绿了是车通行,黄灯是预告灯快要红了,灯红了车就停止了。你看看对面立着的那个小人是红的,我们就得在这里等,等到那小人绿了,我们就可以过了。”
从那一次我才知道,灯有三种颜色。
那个时候在我们那农村,没有成盒的东西,也没有塑料袋,卖的东西全是散的, 要是去称盐,就自己带着小口袋装,要是去打酒,就自己带着酒瓶。
来到这里,那天洗衣裳,广存给我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说,这是洗衣粉。
我接过 那小纸盒来,我看了半天也打不开。
他又拿过去说:“你看看在这里,有个开的记号。洋人做的东西,一定有个标志,说明在哪里开。要是没有标志说明,他们就不会开了”。
他接着讲了个小笑话,他说:“你看那西瓜是圆的,长的时候,没长上个记号在哪里开,他们就不知道怎么开了,所以就不吃了。”
在巴黎,不知道东西南北。
广存跟我说:“这里的街道是斜的,你就别找东西南北了,你知道前后左右就行了。塞纳河是东西的,圣母院是坐东朝西,圣母院是在个小岛上,我们是在河的南边。但是,在这里不说南边北边,是说左岸右岸。怎么知道是左岸右岸呢?是按着水流的方向。我们是在河的左岸。你出去要是不知道怎么回来了?你就问着找到塞纳河,只要找到河边,你往圣母院的方向走,到了圣母院,你就知道怎么回家了对不对?”
我是多么不认路,我记得,那就来一段时间了,在市政府前边,广存问:“这是什么地方,你来过没有?”
我还很认真的抬起头来看了看说:好像来过。
他说:“你还好像来过,你来过多少次了?”
那一次广存问:“今天是几号了?”

我说不知道,他的学生在旁边就说:“你问今天是几号了,不容易知道,因为一个月的时间太长了。你要是问,今天是星期几了?还容易知道,一个星期只有七天。”
在当时,我也没好意思说,今天是星期几, 我也不知道。
跟广存出去见到朋友,人家说见过。
我说没有。
人家说在哪里哪里见过,我说记得了。
广存在旁边就给打圆场。
等回到家里,他可生气了。
他说:“你怎么就那么了不起,人家已经说在哪里哪里见过了,你还坚持说不记得了,你就是不记得了,至少也得答应着吧,这是对人的基本礼貌。”
我想起来那时候,他母亲跟他说:人前教子,背后教妻,这一点他做到了。
推广



IMG_4889(20210108-204448).JPG

佩服

高兴

支持

新奇

感动

愤怒

难过

流汗

最新评论

联系我们|侨网简介|关于我们|侨网历史|广告服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法国侨网  

GMT+1, 2021-3-1 20:52 , Processed in 0.037224 second(s), 26 queries .

Franceqw.com     侨网法律顾问:孙涛律师

网站技术支持:高讯科技

CopyRight © 2008-2013 法国侨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