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侨网

 找回密码
 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法国侨网 首页 新闻 原创新闻 查看内容

独家报道 “奇葩 :我没病却被住进了新冠肺炎病房20天”...

2020-7-25 10:59| 发布者: 海芬心语| 查看: 205| 评论: 0|原作者: 海芬心语

摘要: 独家报道 “奇葩 :我没病却被住进了新冠肺炎病房20天”!巴黎华人不是小说胜似小说!作者:李化(笔名)编者按:巴黎新冠病毒期间,最可怕的地方是哪里?医院!以下这位读者朋友X先生,退休之年,突然被当做“胸部 ...
独家报道 “奇葩 :我没病却被住进了新冠肺炎病房20天”!巴黎华人不是小说胜似小说!
作者:李化(笔名)
编者按:巴黎新冠病毒期间,最可怕的地方是哪里?
医院!
以下这位读者朋友X先生,退休之年,突然被当做“胸部扫描,肺部已经感染25至50%”的新冠病人,在巴黎突然被急救车“迪迪迪”拉去医院,被当做“重症患者”治疗了20多天……
关闭、打针、吃药……
关键点:X先生是个健康的人!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把X先生呼啸急救车拉去了医院!大乌龙!
人间地狱的20多天折磨后,终于,X先生完胜归来。
小编祝贺X先生凯旋归来,如此疫情下,挺住,健康回来,必有后大福!
说到幸福,你会想到什么?
有钱?有房?有权,有懂你的人……
对疫情期间(法国依然处于疫情之中)融会自然、文学、哲学等学科的知识,认真思考过人的灵魂、个性、本性、灵与肉、命与天命以及人类的文明等问题的人来说,幸福就是“三无”:
无忧、无病、无灾,健健康康才是真!
由此,“我们从忧患中学得智慧,苦痛中炼出美德。——杨绛”
法国疫情昨天今天连续两天新冠病毒确诊者都超过1000人了,请大家无论如何都要注意安全!
真的遇到意外,就像X先生一样,也要从容应对!
祝福大家周末快乐!
以下是X先生的全文:
还我清白

我的一生平淡有奇。
这次因为新冠疫情,却得到了一个大大的乌龙。
如我告诉你,我曾经住过一次医院;如果我告诉你,我那是替别人住的,你相信吗???
下面讲的是我的亲身经历,不敢杜撰。
巴黎七月, 三伏天, 气温20几度。“苦夏”宜人。
但是三、四月份, 却非常炎热. 那时我的老毛病失眠症又犯了, 天热睡不好, 几天下来, 头疼剧烈。
好心的邻居事先没有和我商量, 居然偷偷地叫了一辆救护车, 把我拉到巴黎市区一家著名的大医院。
那时候气氛紧张:好像进医院的人都是新冠肺炎。
我在走廊的床椅上躺了不长的时间,做了核酸检测(后来知道是阴性),我始终神志清醒,一直和医务人员聊天……
不久, 有人来通知我转院。
我问:“为什么” (Pour quoi faire ?)
答复 :“ 为您的心脏健康”。
尽管我知道自己的心脏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但我还是顺从地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拉着响铃,风驰电掣, 一路闯过红灯把我送到了郊区的另一家医院……
我在那里艰难地呆了将近20天。
(附:那可是巴黎新冠疫情最疯狂的时候哦!想想,当时的巴黎风声鹤唳,禁足,每天救护车呼啸而过,很多人甚至求助无门……而我,则被无辜地送到医院,在空气中都漂浮着细菌的地方,呆了20天……)
医院都给我做了些什么呢?
医院的医生们给我服用抗生素。
这次疫情,有些人并不是死于肺炎,而是因为其他的并发症,这也许是医生开出抗生素的原因。
但是这种药不分青红皂白,好的坏的细菌一起杀。
我因为知道自己身体没有什么严重的问题,在多日服用后,要求停药,居然被拒!
弄得我腹泻……
接着给我吃止泻药,开始剂量太轻,无效,后改用猛药,才止住。

我还吃过另一种药——钾盐
(出院后我看到化验报告,我的这项指标也是正常的)。

尽管已经过去几个月了,但是至今想起来,依然噩梦连连:
我记得我一进医院,医生就让我24小时吸氧,连上厕所也要拖着个小机器。
说实在的,吸着很舒服,我呼吸起来没有任何感觉,很轻微的,不是像在电视上看到的给重病号插管的那种。
护士两、三个小时来查一次血氧(就是放在手指头上的那个小东西)。
这个检查,一直持续到出院前夕,始终正常。
此外,护士还不停地来给我量血压等等,其中有一项,是拿着跑表,数我的呼吸,听她们说好像一直也是正常的。
我最讨厌的,也是令我最害怕的,就是验血。
验血中最让我紧张的是血清检测。
有次, 一个笨手笨脚的护士连扎三次都没有成功。
我流血,她流汗……
我实在太痛了,叫停……
她苦苦地说:“这哪能由我决定啊?”
换个护士,第4次才成功了……
这个检测是看我有没有抗体,做了一次又一次……
很多次……
法国医生看来一直没有查出我有抗体(本来就没有病嘛),要不然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地检测呢?
我原来不知道法国医院是如何运作的,以为跟中国的医院那样,每天早上会有医生来查房的。
这里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我每天见到的,只是一班又一班的护士,她们忙忙碌碌地给我检查,然后把各种数据输入电脑。
医生不来病房,在办公室里看电脑、开处方……
住院几周,我基本上只见过医生两次:一次是入院,一次是出院。
见面时间都很短,我想问的问题都没有答案,我甚至觉得她躲躲闪闪的。
现在看来好像是正常的,我问她我有没有病,有没有抗体等等,叫她怎么回答呀?!

新冠肺炎高度传染,医院里有些恐怖,即使你没有病进去住上那么两个礼拜,弄不好也会吓出病来的(我一辈子低血压,这次住院以后变成高血压了,居然现在一直还要服药)。
护士全副武装,一个个像外星人似的,甚至每见过一个病人,都要换一次防护服。
病人只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
而病房的窗子只能开一条缝(设计上的问题),房子里又热又闷。
我因为失眠,有一次偷偷溜到阳台上去晒太阳,想使体内在晚上能够多分泌一点“睡眠荷尔蒙”——褪黑素,结果被两个小护士捉回,狠狠地训斥了一顿,让我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的房里,不许乱跑。
虽然天气炎热,但传染病房又不能开空调, 怕病毒处处“串联”。
每天,我只能隔着玻璃窗看着外面的行人幸福地自由走动,心里很不是滋味……

医院住够了,后来我想提前出去,但又赶上复活节,医生好几天不上班。
护士虽然可以时时见到,但她们只能量量数据,出院的事她们是决定不了的。
复活节后,我出院回家,一场恶梦结束……
我的陋室,胜过五星酒店!
直到此时,我才看到“住院报告”:上面说那个大医院给我做了“胸部扫描,肺部已经感染25至50%”(!)
天啊!!原来如此!
一切根源都在这里!
原来后面的医院给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根据这个可咒诅的“扫描”来决定的!
他们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扫描”, 相反千方百计地去证明它, 比如给我吸氧……
尽管我天天告诉他们我没有呼吸困难 ;比如一次又一次地检测我有没有产生抗体……尽管始终没有查出来;
比如从我入院开始一直到出院, 护士每两个小时我自己每一个小时检查血氧 : 尽管我不咳嗽, 始终正常 !
我前面已经说过,我那天在走廊里始终是清醒的,我根本没有做过任何扫描!
这种操作应该是在机器房里进行的,是要钻到 “tunnel" 折腾一番的,我不可能不记得!
出院后,我联系了我的家庭医生,同他说了“乌龙”经过。
他说“好办,您马上去拍一张胸片,如果生过病,片子上会留有痕迹的”。
我去拍了片子,结果一切正常, 比正常还正常,上面什么也没有……

我的家庭医生联系过市区的那个大医院, 那里一口咬定,说我“做过胸部扫描”……
我发电子邮件问郊区医院,没有回复……
他们为什么没有给复查一下就做出了那么多的“治疗” ?
这是很大的浪费!
随后, 院方给我寄来了发票……
我出院后严格遵守医嘱, 居家隔离14天。
那时还有一个专门的机构“跟踪”(suivi) 我, 我给它传过我的数据,每天主动打电话过去问(照理应该是他们找我的), 从始至终没有给过我一个字的“指示”。
接电话的都不是医生,只是一般的行政人员.。
直到有一天, 他们向我宣布 :“您的跟踪期结束了” !
意思是叫我以后不必再打电话去问了,他们的任务结束了!

最后要说明一下,法国医院、医生的管理还是严格的,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纯属偶然。
对他们说是1%(也许更少),但是对我来说就是100%了……以上经历再次说明 :我是一个不走运的人 ……
不对……是个很走运的人……
我一个老同学对我说 : 你在那个可怕的充满病毒的地方呆了将近20天, 能够全身而退, 该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图片均来自网络)

推广






111.png

佩服

高兴

支持

新奇

感动

愤怒

难过

流汗

最新评论

联系我们|侨网简介|关于我们|侨网历史|广告服务|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法国侨网  

GMT+1, 2020-8-10 16:42 , Processed in 0.030159 second(s), 26 queries .

Franceqw.com     侨网法律顾问:孙涛律师

网站技术支持:高讯科技

CopyRight © 2008-2013 法国侨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